血铅超标 水是元凶

去年74日,南都报道了惠州市惠城区汝湖镇石滩村40多名儿童血铅中毒的事件,调查结论显示,地下饮用水PH值偏低是造成血铅超标的主要原因。当时惠城区相关负责人表示,将为该区域开通自来水,从根本上解决饮用水问题。时间已过去一年,但石滩村村民并未用上自来水,曾经血铅中毒的孩童血铅值虽有所下降,但依旧超标,达到200微克/升以上。

 

 “来那么多人,费那么大劲,就清了一口池塘”

20134月起,石滩村陆续有孩童被查出血铅超标,当年11月汝湖镇政府、惠城区环保局、惠州市疾控中心等对村里饮用水、土壤、空气进行了检测,但没查出任何结论。去年7月南都调查发现,该村40多名儿童存在不同程度的血铅中毒,经国家环保部、省环科院、省环监局等部门专家一个多月的联合调查,87日公布调查结果显示,地下水PH值偏低是造成血铅超标的主要原因,但并未对外公布地下水PH值超标的原因。

为根除地下饮用水超标的问题,惠城区方面表示,市水务部门已将汝湖仍图片区改水工作纳入供水一体化方案,将积极协调、协助市有关部门尽快铺设完成通往仍图的供水主管,让村民用上安全的自来水。

 

一晃已过一年,今年824日,南都记者再次来到该村,村民眼中最大的变化是,村子中间那个池塘被清理干净了。

2013年发现孩子血铅超标时,多数村民怀疑罪魁祸首是这个池塘,当时池水乌黑,散发着一股猪粪的臭味,漂着一层垃圾,“去年开始动工,把池塘挖干净了,不允许养猪场再往里排污水。”南都记者查看发现,池塘确实焕然一新,池水虽有些浑浊,但不再乌黑,水草和垃圾也不见了。

“媒体多次报道,专家也来了一个多月,政府部门多次来我们村调查,费了那么大劲,也就只是清理了这么一个池塘。”村民阿东坦率地表达了自己的失望,因为最困扰他们的饮用水问题并未解决。

 

降血铅“药不能停”不少村民已搬家

今年5月,村民黄先生带孩子去中心人民医院又做了一次检查,显示血铅指数为230微克/升,虽比之前的400微克/升降了许多,但依旧超过正常值(130微克/)

村民刘女士正怀着第二胎,大儿子浩浩今6岁,一个月前浩浩血铅检测结果为150微克/升,上周达到200微克/升,“不到一个月就升高了50微克/升。”她非常担心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受到影响。

记者在该村了解到,之前出现血铅超标的孩子,大多数有所缓解,不过,仍然达到了200微克/升以上。

“还是那个样子,水源问题没解决,孩子们靠吃药怎么可能解决得了呢?”该村多名村干部介绍称,不少村民从外面拉水吃,也有不少村民已经搬走了。

承诺通水时间一改再改村民难信服

“惠城区政府说去年底就能通水,后来又说今年上半年能通水。”黄先生很着急,这都过去一年了还没通自来水。

 

“还是吃井水,没有办哦,总不能天天去镇上拉水吃吧。”村民阿强把自己儿子近期的化验单拿给记者,上面数值显示为210微克/升,跟之前比降了差不多100微克/升,但不能停药,一停就会涨上去,“人命关天的事,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解决不了。”

不少村民表示,政府部门尽快通水的说辞很难再让他们信服,“说多了也没用了,真通上水再说吧。”村民阿德介绍称,曾经去镇政府询问过,给他的回应是,水厂改制的原因,仍需等待,“既然这样,找到导致血铅超标的原因又有什么用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