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敢不敢成为有钱人?

安娜德给妈妈买了一张新床垫,然后把妈妈的旧床垫扔了。熟料,旧床垫里藏着妈妈的毕生积蓄——100万美元。安娜德很懊悔,而老太太却很看得开,她安慰女儿说:丢了钱虽然很心疼,但总比被车撞了或得了不治之症要好。 

看到这条新闻,我会心一笑:这也算是“心想事成”,安娜德其实是帮妈妈实现了愿意,这个藏在妈妈潜意识深处的愿望,估计没有多少人会想到:“不敢成为有钱人。”

美国治疗师路易斯·海在她的著作《生命的重建》中写了这样一个故事:

一个工作非常努力的学生,突然赢了500美元,特别兴奋。他不停地说:“真不敢相信!我从来没赢过!”第二个星期,他摔断了腿,医药费刚好是500美元。 

对此,路易斯·海的解释说:“他其实并不期望变富,害怕走向新的富裕,所以用这种方法惩罚了自己。”

最近,我把一张银行卡忘在了ATM机上,我近年来出书、讲座和办课程赚的钱都在这张卡上。以前我也经常忘卡,但这张卡因为数额大,让我后怕。我不得不反省一下,回忆每次忘取卡的情形。结果发现,每当我有“意外”收入时,都爱忘卡,譬如奖金超出预期,或一下子收到半年版税。

体会每次“意外惊喜”的感受,慌张和不适应,“惊喜”越大,感觉越强烈,严重时甚至发晕。

假若不是学过心理学,我会认为,是“意外惊喜”冲晕了我的头。但现在我内省后得知:我内心并不想要这些钱,所以想将它们损失掉。

有我这种行为的人不在少数,比如我爸爸,他就在不断遭遇损失。

聪明的穷爸爸

爸爸是我们村最早,也是最会做生意的,然后我们家决是很穷。爸爸总是莫名其妙地收白条,然后收不回钱;进货的钱在路上不翼而飞了;还曾因为信任,把钱放在三轮车夫身上,然后再也找不到他了。两年前,就在家里,他被算卦的用障眼法骗走了一笔钱......总之,爸爸是一个智商高、工作努力的穷人,他的一生重 复着一个模式:每当挣了钱,家境有点好转了,他就不是被偷就是被骗。

竟与钱过不去

作为爸爸的儿子,我继承了爸爸的模式,总是在得了一笔“意外惊喜”后闹点事故来。我们为什么总和钱过不去?这里有什么心理奥秘吗?

看完《生命的重建》,我发现自己的金钱观大有问题。书中列举了26种“与钱过不去”的金钱观:

钱是丑恶的和肮脏的。钱是邪恶的。金钱不是从树上长出来的。我很穷,但是我很清白。我很穷,但是我很好。有钱人是骗子。我不想有钱,不想盛气凌人。我永 远不会找到好工作。我永远不会挣钱。花钱比挣钱快。我总是负债。穷人永远不会翻身。我的父母很穷,我也会很穷。艺术家不得不与金钱抗争。只有骗子才会有 钱。总是别人先到。哦,我不能收费太多。我不应得到。我不够好,无法挣钱。不要告诉别人我在银行有多少钱。永远不要借给别人钱。节省一分钱就是挣回一分 钱。为“不测风云”而存钱。压力会产生在任何时刻。我憎恨别人有钱。只有努力工作才会有钱。

我具备大部分“与钱过不去”的金钱观!我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荒诞事。

尽管我一再重申:稿费低我会很有意见,甚至不写,没有报酬的讲座很难请动我。然而,别人坚持认为,我做的一切,纯属想帮助别人,没有想挣钱的意思。一个 很熟的朋友,常请我到他的机构讲课,虽然讲课费低,我碍于面子没跟他谈过价钱。当我听说别的讲师费用远高于我,我感觉被羞辱。他知道后非常惊讶,立即提高 了我的报酬,而且说他认为我是“视金钱如粪土”的人,令他既不敢和我谈钱,也不知道如何与我谈深度合作,他担心冒犯我。

因为这个朋友很熟,我相信他不是忽悠我。我开始觉得荒诞,后来明白了,这是他人对我投射的东西的认同。简单说来就是,我在各种场合散发一种信息——我不喜欢钱。

内心创造人生

同理,安娜德的妈妈她潜意识深处不能接受那100万美元,所以深爱她的女儿帮她扔掉了那100万美元。更深层的原因是,如果安娜德妈妈的内心没有改变,损失这100万美元可能件好事,否则,她可能真的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——被车撞了或得不治之症。

《生命的重建》中,中了500美元的那个学生,潜意识并不想做有钱人,所以以惩罚自己的方式损失掉。

那么,我们这些内心没有改变的人,真成为了有钱人,是不是发生更可怕的事情?譬如,贫穷了一辈子,突然中了彩票,结果命运更悲惨——众叛亲离,并且重病缠身。

我深信,每个成年人的人生都是自己内心所创造的。假若你总也成不了自己想做的那种人,那么去反省一下吧,是怎样的童年或早期经历“诅咒”你没有心想事成。找到这种诅咒,并破掉它,你就可以真正成为你想做的人。